杠杆配资公司

青春物语:那一段没有开花的师生恋

  • 日期:2013-09-10 09:03
  • 来源: 乐学啦
  • 浏览: 次
  • 字体:[ ]
  • 发布者:刘德生

    那一年我十七岁,就读于某城镇的重点高中。

  十七岁对于有些人来说也许谈起感情来为时过早,可对于我这个因为种种原因有些早熟的“问题女生”来说却不算太早。有人物可证:十七岁时,凤姐儿已出阁,料理着贾府大大小小的事务,成了厉害的琏二奶奶;林黛玉已将宝玉为她擦眼泪的旧帕子焚为火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花木兰已替父从军挥剑上马;斯佳丽已发出毒誓为了活命她要杀人放火!所以,十七岁的我被一个身高一米八零长得又帅的年青男老师喜欢不过是小菜一碟。

  看官们一定在猜测我是否是花容月貌了。还是让上面所说的四位知名人士来回答吧:黛玉虽美,比起薛宝钗来“人人都说不及”;凤姐儿虽俏,比起尤二姐来用贾母的话来说是“更是个齐全孩子,我看比凤丫头要俊些”;花木兰虽为女将,可“同行十二年”愣是让男人们“不知木兰是女郎”,其容貌的平凡程度可想而知;《飘》的第一页就很明白的告诉我们“斯佳丽.奥哈拉长得并不美,但是男人们一旦像塔尔顿家孪生兄弟那样给她的魅力迷住往往就不大理会这点。”是的,容貌有老的一天,气韵,却是年久愈香。

  与这位老师的初逢当然是他的第一堂课。作为文科班的王牌,又是班长兼校文艺部长,我当然对每一位老师都有些貌似尊敬实则睥睨。让我由衷敬佩的老师本已不多,更何况听说还是个年轻的!所以,当这位老师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牛仔服高大强壮又白净清秀地走上讲台时,除了条件反射地觉得他的长相有些像希腊雕像大卫外,我的姿势仍然是:双手抱胸冷眼旁观。顶多算面试通过了吧!还有口试笔试呢?!这才是真格的!

  还真让我说中了,这位仁兄的口才及板书实在没太多恭维之处:政治课最忌讳说教,避免的办法自然是广博的学识及幽默的口才,可他看来只是初生的牛犊,空有着不怕虎的勇气却没长出两只厉害的牛角,咿呀了半天的观点却无一个实例。写在黑板上的两个字缠缠绵绵,像热恋中的男女一般不分你我。最要命的是,每一个字中必有一个笔画,或横或竖,或撇或捺,都要夸张似的拖长,长得不可救药,仿佛其它的笔画太缠绵,这一笔一定要讨回血债似的。

  可以想见,除了失望外我还能说些什么?!时间是宝贵的,无论作甚么都不能无所事事,这是我的信条。所以,我立马拿出一本《时事政治》,公然地立在课桌上看将起来。我当然不会闹堂,对于这种没水平的老师,这是最文明的回敬! 正当我看至酣处,一只手无声地伸了过来,我没抬头,不用看,当然是他啦。我还就等着他来收我的书哪,我要顺便告诉他,他的水平不行!是的,我在等他的暴跳如雷。可等了半晌,也不见动静。怎么啦?气得话也讲不出来了?!抬起头,人呢?人早已离开且在黑板上写板书了!哦,等着下课后我主动去道歉?!没这个事!我重又拿本课外书来,不过这回似乎没上回理直气壮了。印象中他似乎已发现,只是连收也不收了。他没辙了?!还是欲擒故纵?!休要管他,只管走自己的路便是!我也大模大样。

  快下课的时候,他说第一次认识大家应互相来个自我介绍,他的上课前已说了,学生是否能每人将自己的情况写在纸上交给他?这有何难?我表现的机会来了。我刷刷刷一口气写完,第一个交了上去,无非是一些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狗屁不通的话如:“爱好广泛,精通各种雕虫小技矣;志向高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之类。印象中他似乎拿着我的大作很琢磨了一阵子。哼,也好,走着瞧,我不怕你!我昂了昂头。

  接下来的一两个月里我依然故我,我吃惊地发现他也依然故他!期中考试接踵而至。别看我玩是玩,对于分数,我大俗人可有着一股俗不可耐地热爱劲。语数外都不在话下了,唯独这政治,书上连一个笔记也没有,我翻都没翻开过。怎办?!这个砍脑壳的大卫还放出风声专考笔记!离考试时间又只有一天。哼,明摆着要看我的笑话,好把我大批一顿。我有那么好批的吗?!不行,第一,我不想抄同学的笔记,没这个时间也没这个耐心;第二,我不能让他小看我,不仅批不着我而且还夸我!

配资公司 我们 广告合作 版权声明意见建议 友情链接RSS订阅 TAG标签网站地图在线帮助

COPYRIGHT 2009 - 2013 自学习网

本站部分内容摘自网络,若您的文章不愿被本站摘录,请及时通知我们。

杠杆配资公司